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Battles are fought by those with the courage to believe


by eversleeping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タグ:点名游戏 ( 4 ) タグの人気記事


倒序或者乱序。

#
A到家了。挂Skype。

此人回家看到娘亲在煮pasta非常开心,结果被告知是做给家里的猫和狗吃的。
忍笑。

现在房子基本空着,有想过来本镇玩的电话联系。[不要说得你好像工厂长一样]

#
今日终于把娘亲的探亲材料整完寄出去。叹。祈祷她签过来。
如果她过来先见见A培养下感情会更好一些,不然不知道明年Easter带他回国的时候会产生怎样的灾难后果,泪。

#
生日过的安静简单。于是就这样变成了圣诞树。
幸亏灵光一现去了一趟BK,发现了水区小鸟开的贺生帖子,还有Djump和银银的歌。
TAT还是BK好。

#
爱丁堡很美好。我喜欢这个城市胜过伦敦。
这个人分明是对特大城市有逆反心理。[你几岁]

据说对城市的第一印象,出租车司机的形象要起到的作用远大于大字标语。
比起英格兰司机除了收钱不开金口的矜持,苏格兰的出租司机更接近于他们的北京同事,浓重的口音又给他的活泼加了分。
并苏格兰人对英格兰的挖苦,怕是世世代代也要相传下去鸟。

去的第一天跟着A和A的朋友去Royal Observatory听了一天的演讲,天文还是物理都一窍不通,唯一的收获是吃会场自助餐吃到撑——其实宁愿相信所有人最大的收获也都是这样……
参加会议的博士当中有个在我看最多18岁的中国小罗莉,眉清目秀嗓音嫩嫩的极羞涩,因为估计在场的只有我一个是滥竽充数的也一整天不好意思去搭讪。结束会议大家等出租车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去TX,结果人家博士二年级了……怀疑是哪个少年班里出来的孩子。
真的很羞涩……连名字都没问出来,别说手机号码了[啥]
当晚天空晴朗山风猛烈,打车到市里转德国夜市看人溜冰。

第二天。先去城堡。城堡不看不可,不然就不叫爱丁堡了。城堡在市中心的山头,绝壁之上,看起来几乎要坠落一般。走在森立的石墙之中,想着William Wallace和Brave Heart,穿越感强烈。

出了城堡已然是下午,开始下雨,天色变成沉重的铅灰。我们钻进苏格兰国家博物馆躲雨。UK虽然不少公共设施很渣(比如交通……火车和公交比国内强不了多少,真的),但博物馆的建设和管理绝对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并且几乎全部免费。

雨一直没有停,后来当真下了雪,我们走街串巷的寻找地图上的Grassmarket的时候雪变得很大,潮湿的雪片看起来比东北雪更重,在风中飞舞得迅疾。
Grassmarket原来只是一条叫market的街(……)走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极限了,于是滚进pub吃喝。苏格兰最著名的小吃short bread之外,又尝到了一只叫Haggis的苏格兰点心,主料是猪肚还是牛肚,加上胡萝卜泥,成品是小蛋糕样。味道还不错。

那晚住在城中心的一家小旅馆,6张床的房间最后只有我和A,一层半楼高的落地窗四处漏风,暖气开了一天也无济于事。
整晚做着奇怪的噩梦半睡半醒,悲伤得无法克制。早上不知几点的时候再无法入睡,就玩着枕边的13副兰花臂章吊坠,灿灿的浅色金属,黑色的兰和十三。那个坠子我去年刚来的时候一直戴着,戴了几个月,跟衣服不搭也不管,别人问的时候就说是幸运符。
虽然明知道从13这个数到海燕这个人都不是什么幸运的象征。

我还记得秋送我这个坠子那时候的事,雪白的锁骨上同样闪耀的兰和十三……这东西我跟A在一起之后就很少用,倒也不是下意识的避免,只是不知为何就总也用不到它了。后来前几天收拾房间被他找到,一眼看上了要戴。我才想起金属吊坠这样的东西本来也该是男人用的吧……自然没办法跟他从什么叫周边解释到死神13副队长志波海燕是何许人而bleach后期乱七八糟的原创动画已然丢人到我不想拿给他看着闹心,于是跟对所有人一样解释,是幸运符。
“会有写着13的幸运符么?”他提问。这人认识的汉字也仅限于数字和我的名字……
我说这叫以毒攻毒。
说完才反应过来,这是喜剧之王里面海燕的台词。
想到这里就开始流泪。

我这是干吗呢……看到深爱的男人,三维的真实血肉,戴着二维世界里那个人的东西,就要觉得悲伤,算什么呢。我以为我已经不同人了呢,可是这又算什么呢。
那个13副的章不能沾水,于是我帮这个手残的人摘摘戴戴了三天。天知道我看着镜子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我不想记得。

手残回家的时候没有戴它回去,想也觉得自己戴不上又总不能让老妈来帮忙多丢人……那么回来的时候,希望他会忘记吧。

这个结尾明显跑题太远。

#
去爱丁堡之前的那周是面瘫君的圣诞宴会。当日flat里塞了小40号人,再次刷新纪录。

面瘫的妹妹从澳洲过来。以前大概是忘了说,面瘫的妹妹是百合(好有穿越感的一句话哟,看向某兄妹)。是小受,长了小猫一般的脸型和眼睛,十分妩媚,比面瘫漂亮很多倍(能比么)。小攻姐姐也一起来了,短发雀斑橄榄色迷彩装,但又不是十分男性化的感觉。总之看着她们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可惜照片没有留下来,因为我不好意思拍……

宴会么没别的就是聚众吃喝。那天不巧是周日我晚上要打工,因为人太多吵到头晕,A半路带了人逃来我这边。于是之前发过的照片就是在那里产生的。

#
准备重新开写莱茵的hit。淡化情节对我来说果然行不通啊没有情节我不知道该写什么,死……

照片明日再发,然有facebook的同学可以直接去看……MUA

最后的最后……关于干物女
by eversleeping | 2007-12-13 05:30 | 夜の心绪

不超过12小时的晴天


#
家庭主妇+打工妹mode全开。算术和预算会计水平突飞猛进,发现可以15镑cover两个大人一周的伙食费时那成就感不亚于第一篇论文拿distinction……[你没救了,家里蹲]

然后是打工。绝望啊,我对每日连续六小时没有坐下的时间的体力劳动绝望了!这个运动废柴终于开始体会真正的“打工”二字的含义,坐办公室算什么打工啊混账!不到腰酸背痛腿抽筋都不行!之前果然一直都是太幸运了。
但是有钱!只要有钱一切不难!

说起来这其实应该算是违法的。英国法律规定打工4小时以上是有法定的break时间并且要供饭,何况又是夜工,但我打工的地方跟之前的中国店一样是给现金的,也就是说是不交税的黑工,法定程序啥的自然浮云。但是打工仔们反而开心,因为就这么点钱还要交税给英国政府谁也不干……

很满意现在这样,只要可以赚房租饭钱签证费不依赖家庭,再辛苦也不怕。
面瘫说,pub就算是不错的了,他高中时代还在Perth的餐馆做过后厨,洗盘子切堆都干过……“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去pub卖酒~!”by明年读博士后的年龄奔四的工程师。

然而跟我一起打工的A薪水居然是我的3倍这实在是让人火大!不就是教书么能有什么技术含量呀,TAT

#
Oxfam的连锁旧书店很有爱,前几天淘到最便宜的竟然达到了30p(RMB4块5),于是课外阅读量终于有了小增长。当然中文书除了字典都是找不到的,不过,没关系。
还是看书好,TAT

#
昨天终于把Brave Heart看掉了,原来没我想象中那么长……

果然这类型的片子,还是越老越好看。没有电脑制作的时候,更多的精力会放在人物刻画上,不像今日所谓史诗片,看场面看制作,剧情人物都脑残得对不起历史。

William Wallace战斗的目的,其实比起他自己到死还在呼喊的自由,我更相信他的朋友说的,他战斗只是为了让Murron看到自己是一个英雄,只是还自己没能保护Murron的心债,而已。处刑之前的心理活动真实无比,他其实也有恐惧,但只要还觉得Murron在看着他,承认他,就有勇气面对一切。他的解放苏格兰的行动,说到底也只是对无数个假想中的Murron的复仇啊。
复仇者的心大抵如此。
说到底,人类能够对他人的地狱有何等深切的同感呢。驱动一个人向伟大迈进的、最疯狂的力量,只有那种时时刻刻针刺火烧一般存于心底的感情,没有对自我的痛恨和挽回一切错误的强烈欲望,哪来的拼死之力。

Bruce最后终于加入了战斗,怕也是因为对Wallace怀了这样的感情吧。爱,歉疚,对自我的强烈恨意。人从来都不是只为自己而活。

是一直看得很沸腾的一部。

#
好久没吐Bleach的槽,现在想吐也吐不动了。
只能说98你够狠……你够同人……那么最好给我小心不要把白哉画走形。
ps. 若有同学看到亲世代青梅竹马剧情的请马上通知我><时刻关注夜白中……

#
pps. 所以说XX18变……那谁你看我这头挂了一个月都还没人认出来……笑死。

鸣谢银银提供混日子素材
by eversleeping | 2007-11-12 01:22 | 夜の心绪

生命不息问卷不止><


所有卷子来自亲爱的番茄茱莉~
(anosa,LG你已经消失太久估计此地不少新来玩的孩子还不知道我最爱的老公是种西红柿的,Night-blooming其实是姓Tomato的了吧……)
(然这样一公布竟然有种新婚的感觉><)[Julie:还行,你起码没说再婚……]
(小、小别胜新婚……T T)

编辑完毕><
去收拾房间……TAT

=======
收拾房间收拾房间。

吸尘器达到我身高的4/5,好在只不过搬起来沉了点砸脚面的时候疼了点。

熨衣板只有面瘫用,熨完衣服从来不收。根据这些日子对面瘫的了解,他是对一切技术性家务,比如烧菜,比如熨衣服,比如修修补补,都十分在行,唯独极恶低级的搞卫生,是那种可以把洗干净的衣服扔滚筒里一天导致我有几次从我的内衣堆里拣出他的袜子|||的1型家务男……如果没有我和A,这人一个月都不想洗一次碟子。
A呢,则是那种技术工种完全不行,手笨到连鞋带都系不利索,我这样的家务狗屁不通型都可以鄙视之[不知道那吉他和小提琴都是怎么学的],但有洁癖十分热爱打扫卫生的2型家务男。
于是这俩男人同时在家的日子里,经常我们很海皮地蹭着面瘫做的美味,吃完后面瘫把碗筷一扔进屋看他的书,A在厨房里挠墙:“他不洗盘子,他又不洗盘子……”[面瘫君喜欢做的菜都是过程精密复杂涉及环节众多经常是一顿下来满厨房都是各种油污容器]之后的发展基本上会是我说我来洗吧,然后两秒钟后我两手刚沾上水A又在我身后挠墙:“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你太慢了!一边去歇着!”自己挽了袖子开始跟水槽奋战……
所以说,这两个男人,真可以算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的室友><

……真人YY禁止![你到底在此地无X个什么]

More
by eversleeping | 2007-10-29 08:17 | 夜の心绪

莱茵乔迁贺=v=


……那么我的庆祝方式便是把你站上的问卷统统偷来呀[某人:你这几天真的寂寞到这程度了么喂]

欢迎加入EX党!

=======

终于联系到了还活着的A同学。老人家万圣节那天下飞机,于是我这一个月如此饥渴的blog更新也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有啥关系]

此人对委内瑞拉的混乱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吐槽。什么管理效率极端低下啦,五星级酒店没有一个网络接口啦,出门五分钟就有人凑上来卖毒品啦[!]……具体略,反正我这辈子也没有逛到那一片去的打算……并他对加勒比海岛的印象也并不深刻,说是热带景不错,但走近看海水污染严重OTL,天气也热得无法忍。总之生在Mallorca的人,看哪里的海滩都觉得不顺眼吧阿鲁。

“这边所有音乐都是拉丁舞曲,我已经听到salsa就想吐了!”
……所以说么,你个伪拉丁真日耳曼人///

以及他终于决定要把卷毛全部清理掉了。heavy metal长发胡渣男,你终于要从良了么……[A:你倒说说我哪里不良了><]
“虽然我还是想留到去看Nightwish的时候呢……”
“没事你可以考虑留个Marco那样的胡子^^我不会嫌弃你的。”
“……”
马叔我对不住你///

========
全金属第二部竟然是治愈系!?
有日子没笑得这么没形象了~~

关于食物和自杀[……什么内在联系]
by eversleeping | 2007-10-28 23:51 | 夜の心绪